诗眠🌙

残酷月光 【橘农】

白嫖了这么久来交党费惹!初次写文请多指教.
烂尾炎哎 ·å¯¹ä¸èµ·æˆ‘爱他们 强迫症HE
Xxj文笔 短打糖拌玻璃渣
现背 ooc严重
×部分文段有借鉴东野圭吾老师×
上升的朋友我祝你忌日快乐

你的手拂过我的脸颊,像风游过,微痒的触感。

林彦俊想,他或许是爱着陈立农的吧。
陈立农想,他或许是爱着林彦俊的吧。
并不相似的两个人,却有着相似的困惑。

不经意间的心动,都潜伏在每一次触碰之间,蠢蠢欲动,虎视眈眈。是同寝室友之间默契的眼神交流,是在低谷时温暖的安慰,是在成功时最不由自主的拥抱,是只有你会笑的冷笑话,是草莓牛奶与小面包的天作之合。
身体里有什么在不自觉地生长。
总决赛的那天晚上,他对他说,“阿俊,以后要一直一直走下去喔!”
他闻言对他微微地笑,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:“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。”
你是笑时泪,我是泪时笑。
你是喜,我是悲,
两种心绪,一种深情。
从LA回去那天,登机前,他说,“我们不会走散了。”“海狮也不会再害怕了。”
他常常问他:“啊zun,Nine percent解散以后,我们要怎莫办啊。”他说:“我不是缩了嘛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啊。”
解散那天晚上,他问他,“你能不能留在我身边。”他轻轻地回答道:“好。”如果他可以的话。
最后一次疯狂,芙蓉帐暖度春宵。林彦俊紧紧地抱着陈立农,仿佛要把他揉进骨血之中。房间里晦暗不明的光线打在两具交缠的躯体上,暧昧不清。朦胧中,他想起林彦俊生日那天,他们也是这样抵死缠绵。目光交错,他记得他对他说,以后的每一个生日,我都会陪你过。
草莓牛奶很甜,小面包也很甜,但是为什么我心里如此酸涩呢。
或许是深情留不住,只叹一声命运弄人。
林彦俊啊,你到底要如何圆谎。
你的弥天大谎。
这股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情愫,萦绕在两人心头,越缠越紧,把心脏勒的仿佛要裂开了。
好痛。好痛。明明,可以放弃那些名为梦想和事业的泡影。明明,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。明明,根本就不需要讲明明。陈立农想喝草莓牛奶了。林彦俊想吃小面包了。可是草莓牛奶和小面包都美了辣。
过了这一晚,草莓牛奶会变质,小面包会发霉。陈立农不想这样。林彦俊也不想。刚刚成年的小朋友和刚刚长大的毛头小子,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吗。就连表白的时候,都是“脸俊我喜欢你!”喜欢是什么呢,爱又是什么呢。陈述句。各自迷茫,各自找寻,却又做着殊途同归的美梦。“阿zun,如果,我们不似明星……不似偶像……似不似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啦……”小孩软软糯糯又带着一点哭音的台湾腔让人心生怜爱,只是脸上却没有一滴泪。“嗯……”
天将明。
残酷的月光渐渐地褪去,代表着希冀的阳光逐渐侵蚀了整个天空。陈立农缓缓地睁开眼,两只手不自觉地探向身旁,却是空无一人。“新的生活,总算是到来了--烂人--林彦俊你仄个烂人--”陈立农用力地吼出后半句,仿佛是呕出了灵魂一般。接着是无声的痛哭。
良久,陈立农趔趔趄趄地走到冰箱门前,却看到一张便利贴--“草莓牛奶和小面包会一直在一起的。等我。”熟悉的字迹。陈立农没舍得从冰箱门上撕下那张便利贴。他只是默默地打开了冰箱,拿出一瓶草莓牛奶和两个小面包,作为今天的早餐。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陈立农脸上的笑容依旧没变,还是那么灿烂,仿佛是令黑暗无处遁形的光。可是,只有陈立农知道,他的光,是心头一抹冷月光。凛冽,冰冷,犹不可逾。触之,冰凉刺骨,却让人清醒。
等待,是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。
但是,我想等到更好的自己,以更好的姿态去见你,重新再爱一次。
酸涩,疯狂,19岁的少年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7年以后,26岁的陈立农收到了一个电话。
熟悉的号码。
他颤抖地拿起话筒,指尖用力得发白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熟悉的声音。
他跑到门前,打开了门。门外的人浅浅地笑着,两个酒窝亦是浅浅地漾着。眉眼如初。
熟悉的面容。
“欢迎回来。”
熟悉的话语。
30岁的林彦俊和26岁的陈立农,会一直一直在一起,白头偕老,共沐春风。彼时,月光不再残酷,爱情不再酸楚。草莓牛奶和小面包也会一直一直甜甜腻腻地在一起了。

摸鱼一只蝶♡我永远爱红蝶

XXJ的土味情話

我喜歡你
可是我不喜歡你吶 抱歉
別抱歉了 抱我吧 我比較需要你的擁抱